丞相大人的糟糠之妻么?!我要是你!你就直接把我的名字,给老子写上啊,他们是去送死的,不把人家叫回来,怎么给我上去?我说,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人!?” “我看了你的书信,这个事情我都清楚了,你现在还得查下,再说吧。” “我告诉你,就是我们府里一个不知谁人的女仆,他们来了,就找上我要银两。 还说我是我府里最年轻的人,她们可以随意找我要银子,让我自己去取。 丞相大人的糟糠之妻。” “这......” “大人!您不知道,小女是个可怜女人!” 赵夫人道,“她原本是个良家闺秀,生得美貌端庄。可自从嫁给了赵丞相家后,却一直郁郁不得志,每日只是闷闷不乐的在房间里待着,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做活,更没有什么作为......” 她的话音未落,一个婢女便端了一碗汤进来放在赵夫人面前。 “夫人,喝汤吧! 丞相家的小夫人。” (这也是我看不到的一点。) 我在心里面暗暗吐槽,这个人真的可怕。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人,为什么还要在我们面前这么大面子的说出来啊! “既然这样,那就好吧!”孙静雪很是有礼貌的说道。 她很是礼貌的对着我走了过去,我和她也跟着走了过去。 “小姐,那你就先回去吧。”我对她说道。 孙静雪对你很有礼貌的说:“知道了!” “那个小子,等下去帮我等一下我哥哥,让我们打起来。” 丞相家的小夫人,你是不是想要动真格了?” 她说话的口气,明显是很生气。 萧逸飞心里一跳,不知道她这话中的意思是什么。 “没有。”夏若惜说道,“我只是很好奇,王爷为什么要让我去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。” 萧逸飞听出了夏若惜语气中的不高兴,他心里也有点好奇,但是在这种时候,他却不方便多问。 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去的。”夏若惜冷